• <tr id='mcj3iagg'><strong id='mcj3iagg'></strong><small id='mcj3iagg'></small><button id='mcj3iagg'></button><li id='mcj3iagg'><noscript id='mcj3iagg'><big id='mcj3iagg'></big><dt id='mcj3iagg'></dt></noscript></li></tr><ol id='mcj3iagg'><option id='mcj3iagg'><table id='mcj3iagg'><blockquote id='mcj3iagg'><tbody id='mcj3iag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cj3iagg'></u><kbd id='mcj3iagg'><kbd id='mcj3iagg'></kbd></kbd>

    <code id='mcj3iagg'><strong id='mcj3iagg'></strong></code>

    <fieldset id='mcj3iagg'></fieldset>
          <span id='mcj3iagg'></span>

              <ins id='mcj3iagg'></ins>
              <acronym id='mcj3iagg'><em id='mcj3iagg'></em><td id='mcj3iagg'><div id='mcj3iagg'></div></td></acronym><address id='mcj3iagg'><big id='mcj3iagg'><big id='mcj3iagg'></big><legend id='mcj3iagg'></legend></big></address>

              <i id='mcj3iagg'><div id='mcj3iagg'><ins id='mcj3iagg'></ins></div></i>
              <i id='mcj3iagg'></i>
            1. <dl id='mcj3iagg'></dl>
              1.   九州国际娱乐网>特色栏目>湖湘文史>文史拾遗>2016年第二期>湖湘艺文

                张孝祥的岳阳诗词

                时间:  2016-07-27

                黄去非 

                 

                张孝祥画像

                  张孝祥(11321169),字安国,号于湖信士,祖籍和州乌江县(今安徽和县乌江镇),出出生于明州鄞县(今浙江宁波),十二岁时,随父迁居芜湖(今安徽芜湖)升仙桥西。高宗绍兴二十四年甲戌(1154)举进士第一。他是南宋积极的主战派,但是,在以高宗赵构和宰相秦桧为首的投降派的打压下,并没有多少报效国家的机会。入仕后,他历任中央及地方各职,活动囿于安徽、浙江、江西等地,足迹一直未到岳州(今湖南岳阳)。截至乾道元年乙酉(1165)正月,除静江府(今广西桂林)、领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以后,才有了经过岳阳的机会,也为岳阳久留了十多篇震烁古今的诗文名篇。特别是《念奴娇·过洞庭》一词,想落天外,豪放不羁洒脱,词风直逼东坡,非惟传颂一时,亦足流传千古。 

                  张孝祥先后四次经过岳阳。第一次是乾道二年丙戌(1166)八月。先此,元年(1165)五月,张孝祥由安徽的太平州(今安徽当涂、芜湖一带)启程,经南陵、青阳、彭泽、余干、临川、丰城、萍乡等地,到达湖南境内的衡州(今湖南衡阳)、永州(今湖南永州),七月中旬到达桂林。但是,这次任职的时间并不长,到第二年的四月份二十九日,即被罢职。于是,张孝祥不得不于六月上旬,离任东归。六月下旬,到达祁阳。七月初七,抵达衡州,至八月一日,仍在衡州。然后,经过长沙,到达岳阳境内。这是张孝祥第一次到岳阳,在岳阳境内的时间大约半个月到二十天,然后由岳阳东下回芜湖。张孝祥第一次经过和停留岳阳期间,所作诗词歌赋甚多,说详后。第二次是乾道三年丁亥(1167)的夏天五、六月间。这年的三月,张孝祥除秘阁修撰。寻改知潭州(今湖南长沙)、权荆湖南路提点刑狱公事。三晦或四月份初,张孝祥由芜湖启程赴任。其父张祁、继母时氏、弟孝直(字平国)、从弟孝仲(字仲子)及儿子同之随行。六月,到达长沙。由芜湖经过江州(今江西九江)、鄂州(今湖北武昌),再到长沙。其间是否经过岳阳,似乎并无文字记载。但是,据常理推断,说他此行会经过岳阳,当大致无误。这里根据韩酉山《张孝祥年谱》的说法,断为第二次经过岳阳。从前后的时间来看,张孝祥这次在岳阳的时间不会太短。第三次是乾道四年戊子(1168)七月。这年七月,张孝祥复敷文阁待制,徙知荆南,并任荆湖北路安抚使。八月初,到达荆州。由长沙到荆州,岳阳是必经之地。这是张孝祥第三次经过岳阳。因为时间紧迫,张孝祥这次经过岳阳,或许就是匆匆路过而已。第四次是乾道五年己丑(1169)四月份初。这年三月,张孝祥获准辞官东归,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顷缘亲疾,屡丐免归”(文集卷第十八《辞免知荆南奏状》)。也就是说,自己的双亲年老需侍奉。故此,他自己得以进显谟阁直学士致仕。后又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三月下旬,自荆州启程东归。四月份初,过岳阳。有《水调歌头·过岳阳楼作》词一首。据前引韩著年谱所载,张孝祥四月份上旬(假定为四月份十日)已到黄州,则此次经过岳阳,时间也很紧迫,或许就是仅留一宿,即已离开岳阳。 

                  张孝祥是宋室南渡后重要的主战派,也是著名的笔杆子、词人、词人和书法家。特别是他的词,与当时另外一位主战派兼词人张元幹并称,号为“南宋二张”。词风则上逼东坡,下启稼轩,在词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作为文坛多面手的张孝祥,前后四过岳阳,自然创作了不少诗词歌赋。这些诗词歌赋,很幸运地流传下来,成为后代宝贵的精神遗产,也成为张孝祥留给岳阳的特殊礼物。下面,九州国际娱乐网大致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分别介绍他在岳阳久留的作品,算是对这位突出的笔杆子的特殊的纪念。 

                  乾道二年六月,张孝祥从桂林启程,入湖南后,乘舟顺湘江而下,由南向北,纵贯湖南。他在进入湖南后,写有《水调歌头·泛湘江》:“濯足夜滩急,晞髪北风凉。吴山楚泽行遍,只欠到潇湘。买得扁舟归去,此事天公付我,六月下沧浪。蝉蜕尘埃外,蝶梦水云乡。制荷衣,纫兰佩,把琼芳。湘妃起舞一笑,抚瑟奏清商。唤起九歌忠愤,拂拭三闾文字,还与日争光。莫遣儿辈觉,此乐未渠央。”他说自己“吴山楚泽行遍,只欠到潇湘”,这回终于有了机会,要好好地饱览潇湘大地的风土人情风物了。故此,他一路向北,由永州而衡州而潭州,最后到达岳州,前后花了四十多天的时间。坐船从潭州到岳州,首先进入的是湘阴县地界。张孝祥故此久留了《蝶恋花·行湘阴》一词:“漠漠飞来双属玉,一片秋光、染就潇湘绿。雪转寒芦花蔌蔌,晚风细起抬头纹縠。落日闲云归意促,小倚蓬窗、写作思家曲。过尽碧湾三十六,扁舟只在滩头宿。”首句盖从王维“漠漠水田飞白鹭”而来,双属玉,应该就是双白鹭。此年八月一日,作者犹在衡州,所以,到达湘阴后,自然是“一片秋光”,自然就有了像雪一样的芦花。此后,作者经营田、磊石、黄陵庙,入洞庭湖,过金沙堆,凭吊金沙堆的屈原庙。期间还曾经“阻风三峰下”。然后,自然会登岳阳楼。这短暂的十多天时间,正是张孝祥的创作热情高涨的时节。对于他来说,这些所见所闻都是新鲜的,都勾起他无限的兴趣,都庞然大物地刺激了他的创作热情。张孝祥从湘阴县城出发,到营田大约需一天时间。在营田住下来,第二天早上连续前行,傍晚到达湘阴北面的磊石。他写了《磊石》:“鼓发营田市,帆收磊石山。冰纨六十里,烟髻两三鬟。天气水云合,人家罾网间。晚来风更熟,别浦棹歌还。”磊石附近的三塘,有纪念、祭祀舜帝二妃的黄陵庙。张孝祥特地前往凭吊,并写了《黄陵庙》一诗:“百世黄陵庙,凄凉屋数间。只怜斑楚竹,那记赭湘山。访古韩碑在,征歌楚些闲。虞嫔更尧女,莫入水仙班。”韩碑即唐代韩愈久留的黄陵庙碑。楚些,这里指楚地的歌谣。诗歌表现了张孝祥对二妃的无限同情和崇敬之情。由磊石连续北行,即进入青草湖。湘阴县以北至巴陵县鹿角以南的湖面,称青草湖,北与洞庭湖通,一而二,二而一,故洞庭湖亦称重湖。鹿角西面,有金沙堆(一名金沙洲),其上有庙,祀屈原。又据昭和《巴陵县志》说,“《壬申志》:宋时洞庭有二神,封二王。庙在此洲”,则庙里除了供奉忠洁侯屈原之外,尚另有一神,此神或即唐代李朝威著《柳毅传》中的柳毅。前面所引张孝祥《水调歌头》中说,“制荷衣,纫兰佩,把琼芳。湘妃起舞一笑,抚瑟奏清商。唤起九歌忠愤,拂拭三闾文字,还与日争光”,可见张孝祥对屈原的由衷敬佩。故此,张孝祥到金沙堆参观屈原庙、祭祀屈原后,不仅写了《金沙堆赋》、《祭金沙堆庙辞》、《金沙堆观月记》等三篇文章,还写了两首诗。一首是《金沙堆》:“玻璃盆中金作堆,药房桂栋中天开。洞庭无底蛟蜃恶,君不唤我哪能来。旁船守风四十日,我行昨夜到磊石。山头望君乞杯珓,童仆欢呼得头掷。二更南风转旗脚,打鼓开船晓星落。秋光净洗八百里,亭午投君庙前泊。斩牲酾酒报君德,君今清都岂其食?聊须醉饱撑船侬,明日依旧行南风。”第五句说的“四十日”,是说作者从桂林一路北行,陆行之外,船行曾经四十日。一首是《金沙堆庙有曰忠洁侯者屈大夫也感之赋诗》:“伍君为涛头,妒妇名河津。那知屈大夫,亦作主水神。我识大夫公,自托肺腑亲。独醒梗群昏,聚臭丑一薰。沥血摧心肝,怀襄如不闻。已矣无奈何,质之云中君。天门开九重,帝曰哀汝勤。狭世非汝留,赐汝班列真。司命驰先驱,太一诹吉辰。翩然乘回风,脱迹此水滨。朱宫紫贝阙,冠珮俨以珍。宓妃与娥女,修洁充下陈。迄今几千年,玉颜凛如新。楚人殊不知,谓公果沉沦。年年作端午,游玩公应嗔。”这首诗表现了自己对屈原的无限同情,吊屈,适以自哀了。诗的末尾对世人“年年作端午”的“游玩”感到不满,实事上就是要肯定屈原并没有“沉沦”,而是还永世地活着,他永世在关心生民的哀乐,他永世活健在人的心里,当然也永世活在张孝祥的心里。大约也就是张孝祥凭吊屈原的时节,正值中秋之夜,张孝祥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他又填词一首,这就是《于湖信士长短句》中的压卷之作《念奴娇·过洞庭》:“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肺皆冰雪。短髪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此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对中秋夜洞庭湖的晶莹澄澈作了形象的刻画,表现了自己像明月和冰雪一样皎洁的情怀,感情激越,想象奇特,大气包举,酣畅淋漓,不愧词中珍品。时人及后代在评说这首词的时节,往往将其与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何时有)一概而论。近人王闿运《湘绮楼词选》更是推崇备至,竟至于说,此词“飘飘有凌云之气,觉东坡《水调》,犹有尘心。”但是也有人说,尽管“稳泛沧浪空阔”,也还感到“短髪萧骚襟袖冷”嘛(宛敏灏《张孝祥词笺校》)。意思是不认定给此词过高的评价。但是不管如何,这首词的艺术价值是没辙否决的,它是张孝祥留给洞庭湖、留给岳阳的永恒的艺术瑰宝,永世值得九州国际娱乐网珍视和念书。 

                  这次经过岳阳,张孝祥还写了一首作品,就是《西江月·阻风三峰下》:“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波神留我看斜阳,唤起粼粼细浪。明日风回更好,今宵露宿何妨?水晶宫里奏霓裳,准拟岳阳楼上。”宛敏灏《张孝祥词笺校》云:“乾道二年(1166)秋罢静江东归将过洞庭前阻风三峰下作。”按:张孝祥离开桂林在六月,宛敏灏说是秋令,不确。三峰,今在何处?不详。有说此词题亦作黄陵庙,那么三峰或许就在湘阴朔的某处,或就在磊石亦未可知。张孝祥第一次到岳阳,应该登上了岳阳楼,但是现时没有看到他当时写岳阳楼的作品。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按照季节和创作时间揣测,张孝祥第二次过岳阳,没有作品流传下来。而据宛敏灏《张孝祥词笺校》,张孝祥的《浣溪沙·洞庭》一词为其第三次经过岳阳时所作。全词是:“行尽潇湘到洞庭,楚天阔处数峰青。旗梢不动晚波平。红蓼一湾纹纈乱,白鱼双尾玉刀明。夜凉船影浸疏星。”宛笺:“乾道四年(1168),孝祥徙知荆南湖北路安抚使,秋八月自长沙前往荆州,经洞庭作此。”关于张孝祥第三次经过岳阳的时间,前引韩谱与宛敏灏《笺校》略有不同,不过不是原则性的疑案,似皆可从。 

                  九州国际娱乐网现时很幸运地读到的张孝祥绝无仅有一首登岳阳楼之作,是他第四次经过岳阳时所作。乾道五年(1169)三月,张孝祥获准辞官东归,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顷缘亲疾,屡丐免归”(文集卷第十八《辞免知荆南奏状》)。三月下旬,自荆州启程东归。四月份初,过岳阳。作有《水调歌头·过岳阳楼作》词一首。词的全文如下:“湖海倦游客,江汉有归舟。西风千里,送我今夜岳阳楼。日落君山云气,春到沅湘草木,远思渺难收。徙倚栏杆久,缺月挂帘钩。雄三楚,吞七泽,隘赤县神州。人间好处,何处更似此楼头。欲吊沉累无所,但有渔儿樵子,哀此写离忧。回首叫虞舜,杜若满芳洲。”这首词的第一句,说自己曾经厌倦了宦海风涛,所以要从江汉回家了。其实,这一年他还只有不到三十八岁,正是人生奋发有为的时节。自西而东,好风相送,春光明媚,万木争荣。可张孝祥的情绪未必是欢快的。“远思渺难收”,“欲吊沉累(按指屈原)无所”,“哀此写离忧”,可见张孝祥的情绪和当年怀沙沉江之前的屈原一样,何等悲愤,何等大失所望!双亲老病,需奉养,不过是他厌倦了宦海风涛之后的漂亮的借口而已。末尾说,自己突然想到虞舜这样的圣明之主,可是他们又在哪里呢?芳洲之上,唯有青青杜若迎风招展而已,岂不悲哉!张孝祥这次东归,离开岳州后,途经鄂州、黄州、江州,回到芜湖家中,大约四五月之间。不过,他回家不久,就因病去世了。韩酉山《张孝祥年谱》:“(乾道五年)六月,以当暑送虞允文芜湖舟中,中暑卒。”卒后,由朋友帮忙,营葬于建康府上元县之清果寺。一代英才,赍志以殁,迄今让人痛惜。 

                  岁在壬辰(2012),恰值张孝祥诞生八百八十周年之际,他的侨居地芜湖(今安徽芜湖)的有关部门,曾经举行征集诗文对联的活动纪念他。我从他的《六州歌头》和《念奴娇·过洞庭》二词中各摘取十字,写入对联,以纪念这位四过岳阳、为岳阳久留宝贵精神遗产的突出的抗战派笔杆子。对联全文是:“长淮望断,有泪如倾,那堪留守席前,吟成一曲抒忠愤;短髪萧骚,孤光自照,为问先生泉下,记否当年过洞庭?”上联的“长淮望断,有泪如倾”和“忠愤”,出自《六州歌头》,留守指当时的建康留守张浚,据说张浚在席上听歌此词,竟然为之罢席;下联的“短髪萧骚,孤光自照”和“洞庭”,出自《念奴娇·过洞庭》。对偶虽然未必工,却也能比较恰当、比较巧妙地表现我对这位突出的抗战派笔杆子的崇敬和怀念之情。 

                 

                  参考文献: 

                  [1]张孝祥著,徐鹏校点.于湖信士文集[C].上海:上海古籍问世社,1980. 

                  [2]张益桂.桂林胜迹[M].上海:上海人民问世社,1984. 

                  [3]韩酉山.张孝祥评传[M].南京:南京大学世社,1991. 

                  [4]韩酉山.张孝祥年谱[M].合肥:安徽人民问世社,1993. 

                  [5]宛敏灏.张孝祥词笺校[M].合肥:黄山书社,1993. 

                  [6]彭国忠校点.张孝祥诗文集[C].合肥:黄山书社,2001. 

                  [7]宛新彬.张孝祥资料汇编[Z].北京:中华书局,2006. 

                  [8][]杜贵墀.(昭和)巴陵县志[Z].长沙:岳麓书社,2008. 

                 

                  (作者单位:湖南理工学院)